中扑网cpf德州扑克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中扑网商城软件购买书籍获取竞技币
扑克学院扑克视频竞技币充值

德州扑克新手入门游戏休闲中心
看穿底牌别对我说谎无限德州扑克理论与实践
职业牌手训练指南网页版扑克赔率计算器

德州扑克资料区意见反馈
天天德州德堡扑克
联众德州扑克口袋德州扑克

查看: 3145|回复: 0

《诈唬》第44章

[复制链接]

4673

主题

2万

帖子

8万

积分
竞技币
169774
威望
14868
经验值
85916
注册时间
2007-5-21
最后登录
2022-1-15

论坛认证会员论坛本月灌水王论坛本月在线王PS月赛冠军

发表于 2020-5-2 10:58:0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第44章
♣ ♣ ♣
那天晚上我哭得比之前哭过的次数加起来都多,听了丹雅的话后,很多事都说得通了。到了第二天早上我已经冷静下来,脑子也更加清醒,心态就像一个准备参加一场大型扑克锦标赛的牌手,该用的策略都想周全了。

11点左右的时候我给珍打了电话,问是否可以见见面,以前在纽约的时候和珍的关系挺好,可后来我搬到华盛顿也就慢慢失去了联系,我知道自己现在提出去看她有些不合适,毕竟她丈夫和我的仇人斯卡拉走得很近,但我知道珍很善良,她从不会因为一个朋友失势了而故意避开或嫌弃她。

珍请我去她下榻的酒店喝咖啡,到的时候她正在为中午的约会打扮着,我们热情地和彼此打了招呼,聊了些无关紧要的话,我表达了对她的谢意,因为我还没搬离纽约时,她是少数几个没有疏远我的朋友之一。

“你怎么知道我在华盛顿?”她随口问道。
我急于进入正题:“珍妮,我想给你讲个故事。”

“我在听着,不过一会我和这边的朋友有约,我们一年只见一次,所以我要打扮打扮,希望你不要介意。”
她梳头发时,我考虑着该如何开口,深吸了一口气后我开门见山说:“珍妮,如果我说你的丈夫是一个重婚者,你会怎么说?”

她梳着头发的手停了下来,大笑说:“哈哈,穆德,你还是那么幽默!”
我干笑了下:“我说这些话...不是在开玩笑,桒真的是重婚,他在华盛顿另有一个家,另娶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。”
珍从镜子前转过身来看着我:“穆德,你还好吧?你没事吧?”

“我没事,珍妮,请相信我说的话,那个女人的名字叫做丹雅·迪克特·桑德兰,她想见一见你,如果你愿意,我们现在就可以去那里,我有车。”
珍的脸拉了下来,她有些生气地说:“这个玩笑有点过了。”
“我也希望这是玩笑。”

那一刻我看得出她有些怕我,毕竟我有个“疯女人穆德”的绰号,之前也对斯卡拉做过一些疯狂的事。比如向他扔臭鸡蛋,在他公司大楼外举一块“大骗子”的牌招摇过市等等。我从手提包里拿出一个相框递给珍,她有些不耐烦地看了眼,然后接过去又仔细看了看。这是一张抓拍的照片,里面是一个婚礼的场景,新娘是一位美丽的年轻女子,头戴面纱,身穿白色礼服,手上拿着一小束白玫瑰,她和桑德兰挽着手,他穿着西装打着领带,翻领上别了一小束花,两人一脸幸福地站在法官面前,旁边站着伯特·斯卡拉。

这...这是什么?”珍拿着照片结结巴巴问道。
“你看到的是什么它就是什么,那是四年前在阿林顿县法院一个小型婚礼拍的照片,如果你怀疑照片的真实性,你可以把相框翻过来看看。”

珍呆呆地照着做了,相框背面藏着一张结婚证,上面写着丹雅·迪克特和塞缪尔·桑德兰的名字,塞缪尔代替了肖恩,肖恩是桑德兰的真名,他们的证婚人是伯特·斯卡拉。

珍又把相框翻了过来,盯着那张照片看了许久。
“这张照片哪来的?”她终于开口问道。
“我先跟你说自己是怎么发现它的。”

我跟她说自己昨天跟踪斯卡拉时发现了丹雅的存在,然后又是怎么骗丹雅对我敞开心扉,最后告诉了我整件事的来龙去脉。这些话的信息量太大,要消化的东西太多,珍最终取消了午餐的约会,跟着我一起驱车前往丹雅的住处。

丹雅抱着月月来开门,穿着牛仔裤和破了的运动衫,眼睛肿得已经闭不上,嘴唇也肿得厉害。给人的感觉更像被吓坏的少女,而非一个性感的小三。珍的第一反应是不相信,随之而来的是震怒。

那个下午,我眼看着一位优雅的女性变成一个破口大骂的泼妇,亲眼目睹了什么叫勃然大怒,什么叫歇斯底里。满脸伤的丹雅蜷缩在角落里紧紧抓着她的猫,流着泪不断地低声道歉。珍虽然也恨丹雅,可她更恨自己的丈夫,恨他无情地背叛了自己。坦白说,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我根本没法想象向来冷静自持的珍会失控成这样,骂完之后她哭得肝肠寸断,直到这一刻我才惊觉,原来珍嫁给桑德兰不是冲着他的钱,也不是像那些纽约上流阶级所想的那样是为了地位,她是真的爱上了那个混蛋。

当她终于平静下来后,珍急着想知道丹雅和桑德兰之间的一切,正好丹雅也非常愿意倾诉,当丹雅把桑德兰阴暗的一面暴露给珍之后,我觉得两个女人心里再无这个男人。

“我想杀了他。”珍狠狠地说,一脸的认真。
“我也想。”丹雅跟着说。
该我上场了。
“丹雅,我想你应该把你告诉我的那些关于钱的事也跟珍说一说,噢,还有杀人的事。”

珍一脸惊恐地听完整个故事,之后我们一起讨论要怎么证明这个故事的真实性,最后得出很难对外证明故事所言非虚的结论。因此,我们只能用自己的方式惩罚他们。开车送珍回酒店准备晚宴的路上,有一点我们已经达成共识,那就是:我和两位桑德兰夫人都已经做好全下的准备。我们一致同意要自己采取行动对付他们,至于要怎么做,她们全权交由我这位在牌桌很有经验的牌手去处理,只要我把计划做出来,她们会毫不犹豫全下。

严禁个人签名广告,请大家配合!
中扑网官方微信交流群,请添加微信号:dzpksw


如何申请担保交易?
HM3、PT4,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重要通知!!上一条 /5 下一条

QQ|小黑屋|Archiver|中扑网cpf论坛 ( 桂ICP备18004948号-4 )

GMT+8, 2022-1-18 21:17 , Processed in 0.082199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