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扑网cpf德州扑克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中扑网商城软件购买书籍获取竞技币
扑克学院扑克视频竞技币充值

德州扑克新手入门游戏休闲中心
看穿底牌别对我说谎无限德州扑克理论与实践
职业牌手训练指南网页版扑克赔率计算器

德州扑克资料区意见反馈
天天德州德堡扑克
联众德州扑克口袋德州扑克

查看: 3922|回复: 0

《诈唬》第8章

[复制链接]

4673

主题

2万

帖子

8万

积分
竞技币
169899
威望
14893
经验值
85966
注册时间
2007-5-21
最后登录
2022-1-15

论坛认证会员论坛本月灌水王论坛本月在线王PS月赛冠军

发表于 2020-4-14 09:01:4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第8章
♣ ♣ ♣
牌桌有它自己的道德标准,撒谎美其名曰“诈唬”,欺骗是被歌颂的常态,我在无意中闯入了这个无从区分是非的世界,可当想抽身时却已为时已晚。起初,扑克仅仅是一台好戏:每一手牌都是一场戏,每一个玩家都是一个角色,而时间在牌桌上流逝的速度是那么截然不同,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牌桌是我的避难所,只有打牌才能让我忘却烦恼,一直以来我都意识不到扑克对我的影响如此深,直到这种影响已经根深蒂固,我才幡然醒悟!

我和很多人打过牌,牌友里既有最高院法官这种位高权重之人,也有外卖小哥这样的普通人,通过这个游戏,我从那些以打牌为生的人身上学会了很多把戏和策略,有时甚至还能在这方小天地遇上一些江湖中人。记得我在某牌友面前痛骂伯特·斯卡拉是个大骗子时,他非常仗义地表示只要我开口,他很愿意帮我“解决”斯卡拉,不过我当时没有接受他的好意,毕竟为了点钱就对他动杀机,这种报复实在是不值得,可现在当我了解了更多内情后,我真恨自己当时的选择!

离婚出来独居后,我开始靠自己挣钱过活,常常是结束了一天漫长的工作就回到住的小公寓里,边上网边沉浸在将斯卡拉引狼入室的悔意中。某天晚上,我偶然发现了扑克之星的存在,一个可以用虚拟币打牌的网站,它让我忆起了过往与祖母打牌的欢乐时光,于是创建了一个账号,在上面玩起了无限德州扑克,不过,和扑克之星那些玩家打牌,体验当然不会像和祖母玩的时候一样...

可在网上打牌,我不是穆德·沃纳,不是一个穿着毛绒拖鞋,一手拿着卷发夹,一手抱着薯片可乐坐在电脑前打牌的中年妇女,而是一个怨气冲天,手里无活的建筑工人“BluffalOBill237”,他心情不好,怒气满满,所以跟他打牌很危险。玩了一阵之后,我赢的虚拟币越来越多,感觉上面的游戏简直是为我量身定做,于是不久后我开始玩cash,在常规桌和比赛中都赚了很多钱,多到可以让我辞掉无聊的白领工作,转行全职打牌。

后来的日子,我一直隐藏在这个男性角色里打牌,直到2011年4月15日,很凉爽的一个周五,我像往常一样登录扑克之星,想要参加比赛,可悲剧的是,整个网站停服了,那一天被扑克玩家称之为“黑色星期五”,这一天是扑克圈的至暗时刻,美国司法部以银行诈骗、非法赌博等罪名起诉当时线上扑克三大运营商,当时在美国玩家眼里,以后想要在美国境内上网打cash基本是不可能的事了。

我突然就进入了一种“戒断”状态,对打牌的渴望宛如饿死鬼投胎,这时一个熟人向我推荐了比利·杰克斯,他说可以把我弄进比利的私局,虽然很担心自己中年妇女的形象会在线下扑克中暴露在对手面前,可对于扑克的瘾已经让我顾不上那么多。

第一次参加比利的私局就是在他家(江湖人称“扑克皇宫”),比利看出了我的紧张,因为我不停地摆弄手里的筹码,且有时会在还没轮到我就先行动,当晚的游戏结束后,他把我拉到一旁说,他一直在观察我的行动,认为我有打牌的天赋,但理论不行,他说如果我愿意的话,他可以给我上几堂关于无限德扑玩法的课。

碰上这种好事,我当然是欣然接受,渐渐地,比利成了我的良师益友,不久后他就开车带着我去娱乐城打牌,现金和比赛都打。在那些长途跋涉驱车去别的城市打牌的旅途中,我们对彼此的生活有了更多了解,在我心里比利成了一个值得信任的朋友,他为人正直且热心肠,现在我有难了,我相信一定会来救我。

打牌时我抬起头环顾牌桌周围,发现比利正在扑克室的另一边盯着我看,那张娃娃脸上写满了的惊愕,我微微点头跟他打招呼,打算出去再汇合,这里到处都是摄像头,很不安全,我不能让摄像头录下我们走在一起的画面,再打一手牌后我站起身,筹码满满当当装了两个梭子,今晚收成不错。

桌上一位暴脾气的玩家看我起身立马嚷嚷起来:“你这就走了?不会吧!时间还早着呢!”
“对我来说不算早了,再见...”我在心里加了句“菜鸟”,然后到马蹄铁的钱柜把筹码换成现金,比利在娱乐城外坐在他的车内等我。
在副驾系安全带时我对比利说:“谢谢你过来接我,比利!”
“我八成是脑子不清醒了。”他说。
“新闻怎么说?”
“怎么说?!新闻里报的全是你!”
“我问的是桑德兰,他死没?”
比利斜睨着我:“我去!你真想他死?!他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,你怎么回事,你到底怎么想的,做出了这种事?!”
“以牙坏牙?”答他的语气里带着问号。

隔了一会儿,等待我更详细解释的比利说了句:“就这样?!你那么冷血地用枪射杀了一个人之后,要解释的就这么多?!你的目标到底是不是桑德兰?我还以为你恨的人是斯卡拉呢!”

静默了几秒我才开口:“比利,问你一个问题,牌桌上谁是你最大的敌人?”
“啥?这是啥问题?这跟你的事有毛关系?!”
“你先回答这个问题再说,是谁?”
比利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这个...不好说...大概是那个每次一轮到你大盲,他就加注的人吧...”
“错!应该是你自己!”我纠正他:“不管是生活抑或牌桌,最大的敌人其实是你自己!”
“这都什么跟什么!”
“你知道吗,如果你不够了解自己,输会成为你的常态,你可以不信,但这是我从牌桌上学到最宝贵的且唯一一条经验。”
比利摇着头:“呵呵,是吗?那我得问问你了,穆德·沃纳,你究竟是谁?是那个这五年来跟我走得最近的朋友?还是那个不久前在四季酒店枪杀了金融教皇的疯子?”
“我两者都是不行吗?”

说完后我转过脸看向窗外,霓虹灯在黑夜里呼啸而过,这种感觉真好,就像我预计的那样,依旧是自由身,而不是被关在牢里。驶往华盛顿的路上,我们一直没再说话,40分钟后,车停在比利的两层楼房前,他家位于内布拉斯加州大道上一片绿树成荫的住宅区内,他小心地带我穿过“扑克皇宫”的入口,走过改装后的车库时,心里怀念起当时在这里打牌的时光,墙上用扑克元素的物品做装饰,包括一些装着像Dolye Brunson和Stu Unger这些扑克圈老一辈传奇人物照片的大相框,挂钩挂着各大娱乐城出品的棒球帽,壁炉上方的霓虹灯闪烁着四个A,厨房是开放式的,炉子、水槽、冰箱、微波炉等用品一应俱全,还有一张很长的餐桌用来摆放食物,饮水机待在一个角落里,墙上挂着一台尺寸很大的液晶电视,屋里还放着两张牌桌,我用手指轻轻拂过其中一张桌上的绿毛毡(媲美娱乐城品质),回想起没沾上牌瘾前在这里得到过的乐趣,原本一个月只来玩一次,打牌成瘾后玩的次数已经不受控制,就像沾了毒,每天必须来一剂才行,我不再满足于在比利的私局玩牌,开始接触那些更刺激但又不太安全的地下扑克...

进入主屋后电话铃响了,比利假装用一种睡腔接起:“亲爱的,是你吧?在马德里给我打电话?”
我听见格洛丽亚激动的声音从电话线那头传来,比利对我做了个鬼脸,试图让他太太别那么激动...终于挂了电话后他面无表情地说:“就连身在西班牙的他们也听说了你的事。”
“她还说了什么?”
“就是交代我见到你时替她传达对你的爱,然后就是让我把你交给警方。”
“我不怪她劝你这么做。”
比利长叹了口气:“客房在楼上,格洛丽亚两周后回来,到时你就不能住这了。”

他给我拿了一件格洛丽亚的睡衣和一些洗漱用品,经历一天的周折感觉已经很累,现在还是自由身,可以躺在一张软和的床上,而不是睡在牢里的硬板床上,这已经是很幸运的事。

我秘密组织的锦标赛才刚开始,侥幸脱逃后现在我有时间更好地筹划下面的事了,不知其他玩家是否能像我一样挺住,是否会以冲着冠军去的态度打手里的牌,能不能胜利就指望他们了,不过之前我已经和他们耳提面命过很多次:“不管发生什么,有一件事一定要记住:千万别弃牌!”

严禁个人签名广告,请大家配合!
中扑网官方微信交流群,请添加微信号:dzpksw


如何申请担保交易?
HM3、PT4,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重要通知!!上一条 /5 下一条

QQ|小黑屋|Archiver|中扑网cpf论坛 ( 桂ICP备18004948号-4 )

GMT+8, 2022-1-23 01:08 , Processed in 0.080707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